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传法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山东莒南人,在读博士。中国书协会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忻州师范学院书法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德艺弘通入老境——简评姚奠中先生书法艺术  

2013-04-10 10:07: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传法

站在书学者的立场上,用书家眼光仰视姚奠中先生,最应当提及的有两点:其一,姚先生是书法最高奖——第三届兰亭终身成就奖得主,誉满书坛;其二,姚先生作为国学大师章太炎晚年招收的七名研究生之一,为一介博学之士。假若兰亭终身成就奖因为并行者众,不能凸显姚先生书法艺术的出乎类、拔其萃,那么,作为章太炎先生唯一健在的入室弟子,则无人可比拟了。然姚先生本人,“从不以书法钓名,一辈子最看重的就是‘教授’两个字,其他的都随遇而安,不强求。”

以上文字,涵盖了姚先生的“艺”、“学”、“道”三方面的修为。周汝昌先生在《姚奠中书艺》序言中写到:“是则艺者,自古与学、与道并列齐重,而艺、学、道三者又非如冰炭之不相容、雪泥之势难接,似分而实通也。孔门六艺,重在一个通字,学人于此,可不悟呼?于此而能悟,则与中华学术文化之精义思过半矣。”身为鸿儒的“姚先生于学具识,于道能悟,于艺亦精亦通,”自然书法艺术已臻老境。

所谓老境之“老”,是中国美学和艺术中的一种崇高境界。老境,意味着成熟,意味着天全,意味着绚烂与厚重、沉稳和古拙,是一种老化的境界。姚先生的书法不论是技艺、内涵,还是精神气度、人格修为,都已步入“通会之际,人书俱老”的境地。

一 书法技艺之老境

对于书法技艺层面中的用笔,姚先生有一套经验之谈:要写不要画;要自然朴实,不要作怪吓人;要厚重,不要轻飘;要有筋骨,不要一堆肉;要笔到力到,不要见墨不见笔。进而指出:要有点文字功夫,不要生造硬凑,照猫画虎;要从实践中创造,不要急功近利。大凡学识精深者,对事物的认识都有一个由博返约的过程,落实到语言表述上,则平实通俗,如叙家常一样娓娓道来,句句颠扑不破。姚先生以上论述,在他的作品中都有很好地体现。

姚先生书法五体皆善,且各具特色,不妨以“生”、“老”、“拙”三字予以概括和描述。细分析,楷书为“生”,篆隶书为“老”,行草书为“拙”。姚先生小楷书,如蝇头大小,点画形态,不计工拙。哪怕再细小的笔画,可谓笔到力到,极近厚重。生涩的姿态,早已脱尽灵巧的取势,显示了董其昌提倡的熟后熟乃至熟后生,字字随遇而安,一片神行,在生涩气象中彰显了小楷的大字气格。

姚先生的篆隶书,体现了一个“老”字。用笔老辣,不论枯笔润墨,笔笔见墨见笔,如同一种枯树的境界。画家尝言,“画中老境,最难其俦”。书法老境同样难臻,姚先生篆隶书淳朴古茂、通透洒脱,与他的人格襟怀和满腹经纶相激相荡,成就了一种豪宕苍茫文人书风。表现在用笔上,以圆笔为主,凝涩拙朴,筋骨并立,朴实自然,端严沉雄中颇具灵动。无论形体、布局、行笔、用锋,以致肥瘦、疾徐、欹侧,无不尽善。徐邦达先生所言:“姚先生的金文古篆,更是堪称绝唱,当以‘神品视之’”。此非虚言,之所以说姚先生篆隶书的成就高,一方面缘于他的书法审美取向。姚先生素不喜柔媚一类风格,而篆隶书的古朴风尚正好契合了他的审美习惯。另一方面,姚先生一生重在先秦典籍中治学,无形中,那个时代通行的篆隶书体意会于心灵深处,“老”境自然水到渠成。

姚先生的行草书,沿袭了民国时期碑帖结合的路子,以颜体为本体,熔铸篆隶魏碑之精神。大字行书多碑味,小字行草多帖意。无论哪种面貌,都给人一种“拙”的意味,这种“拙”是大巧之后的拙,早已超越了规矩法度,达到了从容自由的境界。细察那些颇具帖味的行草书,笔锋包裹,不骄不躁,亦放亦收,字字醇厚。大巧若拙中透出清逸,似获得了开悟之后的笔墨解放,轻松自得中蕴含着笔力的古拙,天真烂漫的章法中透出其不争不怨的情绪。王岳川先生曾评价:姚奠中先生篆隶真草各体皆下过苦功,而以行书成就最高。徐邦达先生也认为姚先生行草书最见精神,诚哉斯言。在我看来,假若姚先生的篆书以“神品”视之,那么他的行草书应当归为“逸品”之列。

无论是楷书的“生”,篆隶书的“老”,还是行草书的“拙”,在书法技艺层面的背后,皆是学养的外化,是姚先生心灵之笔对于人生领悟的真情怀。

二 人生修为之老境

唐代书家孙过庭说过:“苟知其术,适可兼通”。此处兼通多指“术”之层面,通常是指诗、书、画、印的融通。事实上,作为一位书家,能在一个方面卓有建树,已是十分难得,诗、书、画、印俱佳的通材,综观书画史,不过寥寥数人而已。“而姚先生诗、书、画、印无不兼善,观者称之为四绝”,徐邦达先生认为这种说法“并非溢美”。然而姚先生并不以“艺术家”自居,他看重的是教授、学者身份,这正是姚先生的过人之处。作为一代在先秦诸子研究、古典文学及诗词韵文领域多有成就的学者,能高屋建瓴,视书画为余事,始终把诗书画印作为“国学”的一部分来对待,尤为难得。因此,姚先生“兼通”的不仅是诗书画印,而是对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系统而深入的领悟,书艺与学识已涵养于生命。

深厚的文化积淀,使姚先生品位高洁。达观出世的人生态度,让他能从容面对生活中种种扰攘之事。或许姚先生一生经历了太多坎坷磨难,在他眼里,即使如极易引起后人抑郁之情的柳宗元被贬谪柳州之事,亦有另一番景象:“迁客何妨去柳州,好山好水足相酬。牛刀小试终堪慰,民到于今说柳候”。从姚先生参观柳宗元祠之后所作的诗中,可感受到他积极入世的智慧和逍遥洒脱的出世之心。
    唐代孔颖达疏《礼记?曲礼上》言:“七十曰老而传者,六十至老境而未全老,七十其老已至,故言老也。”姚先生如今已走过了一个世纪,书艺、学识、胸襟乃至整个人生气度已如老境。就像我们看一条奔向大海的河流,一开始流淌平缓,在中途群水汇聚,急浪排空,等到它汇入大海之后,又归于一片平淡之中。姚先生的书法艺术就是这样一片平淡的气象。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