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传法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山东莒南人,在读博士。中国书协会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忻州师范学院书法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不平淡的《平旦札》  

2011-04-08 10:29:12|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平淡的《平旦札》

 

                              徐传法

 

    对林鹏先生的重新认识,是从拜读了他的《平旦札》之后开始的。

最初知道林先生的大名,是读刘正成、王睿主编的《现代书家书论》。书中收录了十数位现当代书法名家关于书法的论述,其中林先生的论述占了十个页码。他的那些书论是片段式的,前后之间没有严密的逻辑关系(后来读林先生的书才知道,这是林先生大多著述惯用的组织结构,可谓不拘形式。如姚奠中先生言“这种不拘形式,正说明它的灵活性,也不防看作一种新形式”)。因为是泛泛而读,并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记。只是觉得林先生论述书法时,善于与中国文化相联系。记得最触动我的一句话,“你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书法家,你就要首先成为一个文化人。你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文化人,除了读书再没有别的办法”。只此一句,让我感受到了林先生言论的与众不同:掷地有声,且直取论题核心。

后来,缘于写一篇关于傅山的书学论文,很自然地读到了林鹏先生著述的《丹崖书论》,这是第一次读林先生的著述。当时,读此书的目的很功利,就是为了写傅山的学术文章,所以关注的重点是傅山,而不是林鹏先生。那段日子里,觉得林先生是一位对傅山书法深有研究的当代书家,仅此而已。倒是对林先生在著述扉页上的一段文字颇感好奇:“平生公余而读,手不释卷,热爱祖国传统文化,爱好哲学、史学、文学,晚年爱好书法篆刻。”在书法艺术上,此时的林先生早已卓然成家了,在他看来还仅仅是“晚年爱好书法篆刻”。那么在林先生眼里,对排在书法前面的哲学、史学、文学的“爱好”,又是怎样的情形呢?一口气读完了《平旦札》,才明白什么是“英雄常作欺人语”了。

林先生在《平旦札》引言中,谦称这一部读书随笔集,是“平淡”之书。然而,“平淡”之书实不平淡。王春林先生在《<平旦札>:一位思想者的精神独白》中论述到:“只有在反复地研读揣摩之后,我们方才能够明白,这些看似平淡的读书札记之中,其实蕴含着林鹏先生的人生与读书经验,蕴含着先生对于社会、人生、历史、文化、文学、教育、书法等诸多领域的深邃思考和认识。‘平旦’之书不平淡,实则是一部带有启示录性质的大书。”此论述可谓切中了要害,然仍让人意犹未尽,《平旦札》岂止仅是“有启示录性质的大书”,在我看来,是震撼灵魂的奇书。“在那些个夜里,读他的文字,他一次次将我打倒,扶起复有打倒”(续小强《思想者林鹏》)。此时,我才真切的感受到,其实,一向以书法家名世的林鹏先生,实际上更应该被看做是一位出色的思想者。

林先生确是一位思想者,他对史学、哲学、文学、包括书学,每每论及,皆发奇论,且能把若干不同的学科门类,纵横勾连,迭出新意,给人以强烈的震撼。王春林先生将林先生归为“当下时代难得一见的具有自由主义倾向的杰出思想者”,算是一种比较客观的评价。“《平旦札》虽然并无严密的逻辑推理体系,但在这部随笔集当中,作者看似随意道来,我们却随处都能感受到思想火花的闪现”(王春林《<平旦札>:一位思想者的精神独白》)。当然,林先生自幼参加革命,自然没受过系统正规的经学教育。或许林先生本无意于做一位思想者,只是五十年如一日,做惯了冷板凳,夜以继日的读书、思索,终于“经过一番苦读之后,看清中国古代史,也看清了中国近代史,看清了自己,也看清了周围”(林鹏语)。在洞悉了一切之后,思想者的名号自然“欲返不尽,相期与来”。

林先生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钟情于中国文化的学者,他对于传统文化的热爱,已超出一般学者学术层面上的研究,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与源远流长,早已流淌在他的血脉里。因为长期濡染其中,先生对中国文化透辟的理解与认识,已浸入心脾。甚至嬉笑怒骂中,亦能感受先生对于中国古典文化的自豪与热爱。他对儒法、士君子、土地制度、历史演进等等方面的通透与论析,无不标举着一位痴情于传统文化的学人,对中国文化不遗余力的坚守和践行。同时,他对误读、曲解中国文化现象的不满与愤怒,永远那么旗帜鲜明。如南京大学前校长匡亚明先生对“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论语 八佾》)”的错误批注,林先生耿耿于怀,认为这是搞不清中国古代社会的经济制度和阶级状况,大而无当,以论代史的结果。“所以,对孔子的这句话,说什么也不能理解,他们永远不能理解”(林鹏语)。林先生容不得别人对传统文化的误读和曲解,这也表明了一位纯粹、耿介的学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敬畏之心。

林先生这种耿介性情的形成,与他多舛的人生经过不无关系。林先生曾篆“思想老虎”一印,在其边款上,题了“自小参加革命竟然在革命胜利后活不下去了”的款识,可见林先生遭遇的人生磨难。也正是这些磨难,才使得他对文化、对人生的体悟达到如此一种深度。尤为称道的,面对磨难,先生并没有“愤怒”(林先生尝言:所有的艺术都是愤怒),而是展现了他豁达的一面。他调侃“苦难也是一种财富,这样说也行吧,但是尽量不要苦难,那个东西不便宜,那可了不得,很难过。”这一点上,先生的品性像极了傅山。傅山一生,铮铮铁骨,重情义,讲气节,在真理面前敢于为人所不敢为,受到识家的崇敬,被后人尊为典范。林先生亦常常出惊人语,发常人未发之论,思想犀利,豪迈不羁,一派古代士人舍我其谁的风范。细细想来,林先生与傅山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他们不但都以书法名扬于世,都经历过痛苦的政治磨难,而且同样醉心于先秦诸子的研究,都有着丰富的文学创作经验。在书法艺术上,林先生更多地承袭了傅山的观点,尽管先生一再表示:“别人那都是亦步亦趋学傅山,我没学,我就是看傅山的书。” 但面对林先生那风雨雷电,林薄晦冥的狂草,一眼就能看出傅山草书的影子。其艺术胸襟、格局、气象,皆与傅山达到了“神合”,自然也臻至了高妙之境。

 “从前真正的书法家,都是一些地位不高而才学出众,穷困潦倒而淡于名利,人品很好而个性极强,有脾气,有癖好的怪人。(林鹏语)”林先生对古代书家的判断如是,回头看看林先生的“言行举止”,大都符合了这其中的标准。林先生确是一位真正的书家。

我又想起了林先生的话:“你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书法家,你就要首先成为一个文化人。你如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文化人,除了读书再没有别的办法”。《平旦札》显现了林先生作为真正文化人的分量和厚度。它让以书法艺术成名的林鹏先生不仅仅是一位书家了,同时,它更会让林先生书家的称谓在书法史上得以传诸久远。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