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传法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山东莒南人,在读博士。中国书协会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忻州师范学院书法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徐无闻先生的三封信札  

2011-12-20 16:15:43|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传法

 榕城飞鸿才到眼,先生便作隔世人。

一自书坛丧国手,怕见遗墨转少亲。

这是山西名家陈巨锁先生,在意外听到徐无闻先生辞世的消息后,悲痛之余写下的一首七绝,寄托了陈巨锁先生对徐先生的无限哀思。这首诗记在《徐无闻三札》一文里,现收在陈巨锁先生著述的《隐堂随笔》中。

陈巨锁先生作为当今名家,在书画艺术上颇有建树。其画能妙合自然,神韵于物。作画同时,兼及书法,最终“开辟一新途径”,成为章草大家。且国学根底深厚,文品自高。这样一位书画名家现寓居晋北小城——忻州市,才使我有问学的机会。自2008年,我从西南大学书法研究所硕士毕业,到忻州师院教书后,得知陈巨锁先生寓居忻州,且距不远,于是学习工作之余,常常登门求教。慢慢地,与陈先生稔熟起来。记得第一次登门拜见陈先生,他知我求学于西南大学时,便自然地就谈及起了徐无闻先生。

“徐先生是一位真正的学人,人品和学识都是无可挑剔的。只可惜走得太早了”。言谈间,流露出对徐先生的敬仰和惋惜之情。随后,陈巨锁先生谈起了与徐先生的交往经过。

陈巨锁先生第一次见徐先生是在1986年秋天,陈先生在烟台参加中国书协二届二次理事会,徐先生出席云峰石刻学术研讨会,“大家同游登州蓬莱阁,共访掖县(今莱州)云峰山,访胜探幽,觅古摩碑”。彼此留下极好的印象。到1991年岁末,徐先生同陈巨锁先生都出席了在京召开的中国书协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二次见面。陈巨锁这样描述了徐先生:

记得见到徐无闻先生,还是那身简朴的衣着。瘦小的身材,着一袭灰色的中式罩衫,戴着那顶半旧的鸭舌帽,浅驼色的围巾,从中一折,双折裹在颈项上,那围巾的短穗头从打折处钻出来,静静地散落在胸前。

读到这里,思绪一下子定格在对徐先生照片的记忆中,是那样的真切与实在。需要表明的是,我之所以敬重陈巨锁先生,一方面是因为陈先生于书法绘画的高深造诣,另一方面是陈先生身上所体现的古代文人那种谦逊与恭敬君子之风,让我莫名感佩。每次带作品向陈先生请教,他在提出建议后,总是谦和地说,一家之言,不一定适合,仅可借鉴。在送我的书的扉页上赫然写着“传法先生教正”的字样,作为后学,我岂敢承当。尽管我知道这只是表示礼节的一种形式,但陈先生真诚的神态却让我惶惶然。每次从陈先生家出来,他必定送至门口,并双手自然垂在身体两侧,两脚并立,面含笑意,稍鞠躬点头。面对先生那虔诚的神态,总使我想起在古代文人的谦恭形象,如遗世绝俗的林和靖,抑或是于石头上弹出泠泠琴声的陈献章!

陈先生如此,而陈先生所敬慕的徐无闻先生,又当是何种风采,我只能从陈巨锁先生的陈述与文字里感受徐先生的神韵。

如陈巨锁先生所言,“会议一结束,朋友们便劳燕分飞了,然而,我与徐先生的交往却不止于此”。

“记得1990年,我征集《五台山碑林》的书件,曾致函徐先生,邀其作字。未几,便收到了先生的大作,是一件六尺整幅的行书作品。”并随作品附一简札:

巨锁先生书家惠鉴:

手教敬悉,猥蒙不弃,命为五台山书碑,因明日即率研究生去山东考察,百冗繁集,草草援笔,未能求工,今寄呈法正。三晋实吾华夏文化渊源所在,五台山为世界佛教圣地之一,向往已久无缘来游甚为遗憾,故无从自撰诗词。倘明后年归省有古代文学或书法方面聚会,届时祈鼎力照拂,惠函示知为幸。匆匆不尽。

即颂

艺安!

                        徐无闻再拜

                        1900年6月30日

陈先生告诉我,徐先生的那幅六尺行书作品,已归五台山书院所有。但先生有心,托人把徐先生作品作了拓片。知我要来参加徐先生诞辰八十周年学术研讨会,想把此拓片找来,让我带会上来,以示对徐先生的怀念。展观徐先生此幅手札,“宣纸行书墨迹,洒脱自然,书卷气溢于楮墨间”,清健雅逸,秀润潇洒,可谓烂漫纵横而法度俱在。

徐先生在信中还表达了游五台山之意。到1992年5、6月间,陈巨锁先生又约请徐先生赴五台,收到了徐先生的第二札。

巨锁先生书家惠鉴顷奉:

三月二日惠书极承

厚爱邀游五台,实我夙愿,但五月下旬研究生七人毕业论文答辩,导师不能离校,六月上旬,北京高教出版社与欧阳中石先生将来敝处召开大学书法教材定稿会,我作东道主亦不能缺席,难副盛意,又负名山。失此良缘,甚为遗憾。明后年倘有此类机会亦望

执事不遗在远先期赐示为幸。

别有肯者,北魏《程哲碑》旧在归省长子县,我因撰《寰宇贞石图叙录》,需知其现状,若尚存具体地址在何处?若已毁则毁于何时?特请教于

先生。敬祈

费神赐复至盼至感专此奉陈敬候

文安                                                                                

                                    徐无闻敬上四月七日

    “此函件写在特制的‘徐无闻笺’纸上,笺纸有浅兰色乌丝栏,甚是典雅,其书行楷参半,不加句逗,依照古人函札格式,极为严谨,是一件难得的书法精品。”观此札,笔墨肌理,入木三分,气度清华,风骨凛然,令人遐思漫想,如见其人。

就这样,徐无闻先生又一次与五台圣地擦肩而过,如今想来令人感慨万千。陈巨锁先生也曾感叹:“徐先生总是忙,教学、著述、还有无休止的书法、篆刻应酬,对五台山向往良久,终不能成行,自然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徐先生在此信札中,表达了因未能实现邀游五台夙愿的遗憾外,还提及寻访《程哲碑》一事。徐先生因撰写“《寰宇贞石图叙录》,需知其现状”,特向陈巨锁先生问询。关于所询《程哲碑》的现状,陈巨锁在《徐无闻三札》一文中说:“我作为一个山西人,又竽列书家行列,竟是一无所知,便询之长治市博物馆的同道,亦无能答复,后又致函山西画院院长王朝瑞,请他到古文字学家张颔府上代为请教,才知道,此碑在‘文革’前已移回省城,立于博物馆中,浩劫中匍匐地下,幸免遇难,现尚无恙。我将《程哲碑》的状况函告徐先生,他当为之幸慰的。”从这些朴素的文字里,我们真切地感受到老一辈书家治学态度的严谨与虔诚,以及他们之间淡如水情真切的君子至交。

为此我翻阅了徐先生《<寰宇贞石图>浅说》一文,知《程哲碑》是杨守敬选编的《寰宇贞石图》重印本中增加的一块碑,它只是书中提及的上百种碑刻的一个。“他为了补充和考证杨守敬的《寰宇贞石图》,不辞辛苦的遍访收藏原件的博物馆,仔细亲睹原物,对出自原件的拓片,反复进行比较和考证,从中择优收录。凡未经过证实的材料,他绝不轻易引用[1]”。由此一例,便觉此言不虚。徐先生对于每一块碑都要弄清其来龙去脉的,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是承袭了乾嘉朴学之学风,或许这正是启功先生称其“学人共仰之”的理由所在。当然,更重要的,如徐先生所言:“碑刻作为文献资料,它的直观性和真实性,是一般古书所不能取代的。碑刻作为艺术资料,如果离开了原碑原拓,艺术便不再体现[2]”。基于此,徐先生于数百金石碑刻中摸排考察,历数年之辛劳,终于重新考证和整理了《寰宇贞石图》,使得这部为治文史、艺术者所需的重要参考书的价值锦上添花。

    至1993年春天,忻州举办了一次书事活动,陈巨锁先生特邀徐先生写一幅字。很快徐先生寄去的大作,并又附一函件。

巨锁先生:

你好!我自春节起,即因病滞居成都自宅。小儿由北碚转寄大函,数日前才到。今遵嘱写五台山诗中堂一副,并奉贻先生条幅一件,敬乞教正。我五月四日,即返重庆,复示请交重庆北碚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邮编630715

专此奉陈,即颂

文安!        

 徐无闻再拜四月二十九日

陈巨锁先生言:“五月初,我收到此札,得知徐先生身体欠安,以为是偶染小恙,或为感冒之类,便在复函中,希望他认真治疗和精心调理,当会很快康复的。那能料到,6月20日,先生竟辞世了。看到讣闻,令我难以置信,然而无情的事实,只能残酷的折磨着生者。”陈先生悲痛之余,遂成一诗(本文开头诗),以寄哀思。谈及此事,陈先生常常难以释怀,他感叹到:“先生去了,他走得太快,又是英年早逝,才62岁呢,他原名徐永年,后因其耳背,才改名无闻,耳背就耳背吧,何以要改名。”这似乎是陈巨锁先生面对徐先生匆忙离去的无奈。是的,正是这哀怨,寄托了对徐先生的无限追思。如今,陈先生又将这种哀思转化成了笔下风光,慢慢读来,那种高山仰止的情思,时时从心底静静划过。

    今有幸目睹徐先生的三封信札之面目,当感谢陈巨锁先生给我这样的机会。至于对徐先生人品和学识的感悟,除此三封信扎外,有更多厚重的东西需要品读,如陈先生所言,徐先生确实值得好好研究。“当今书坛,如先生功力深厚,品位高雅,学识渊博者,能有几人[3]?”诚哉斯言。

 

 

 

 

 

 

 

 

 

 

 

 

 

 

 

 





[1] 孙小平 关书敏《巨星陨落情犹在——怀念恩师徐无闻先生》


[2] 徐无闻 《<寰宇贞石图>浅说》见《徐无闻论文集》,文物出版社,2003年第一版,228页。


[3] 陈巨锁《徐无闻三札》见《隐堂随笔》,作家出版社,2001年第一版。本文引文除标注外,皆引自陈巨锁先生《徐无闻三札》一文。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