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传法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山东莒南人,在读博士。中国书协会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忻州师范学院书法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外行的份量  

2009-05-06 09:33:27|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行的份量

做一件事情,总有外行和内行之分。按常理,外行自然不如内行谙熟于某一行档的方方面面,可事实上并非如此,譬如有些外行,往往说一些内行话,而且说得深刻、入理,触及人的思想深处。徜徉于书法一艺,这种感觉尤为明显。

当我们面对一副佳作时,感叹其技法纯熟的同时,仅能享受心灵的震撼和愉悦,除此外,不会再有更深的体验。殊不知这是因为“一入痴迷境,便通神明心,书道在与神秘主义分手后依然保存了它神秘的力量。书法艺术依然残存着“通神”的意境,只是这神已不再是外在于自己的鬼神而是内在于心灵的感受。”读到这些论述时,让人感奋,并常使人掩卷思索。很难想象,这些“内行话”却都是“外行人”的高论,准确地说,这是“不妨外行充内行”的葛兆光——在《外行谈书杂感》中的论辞。

诸如葛兆光这些自称“外行”的人,还有很多,他们言及书法时,往往一语中的,深刻睿智,清新隽永。如说到师承,范文澜说:“宋人之师真卿,如同初唐人之师王羲之”;说到取法,汪曾祺说:“打一个不太好听的比方,一写米字,犹如寡妇失了身,无法挽回了。”说到事业分工,沈从文说:“惟其倾心艺术,影响所及,恰好作成为艺术进步的障碍,这个人若在社会有地位又有势力,且会招致艺术的堕落。最显著的一例就是写字。”台静农也曾谦逊的称自己于书法一道为外行:“我虽喜爱此道,却不是此道内行,这往往使对方失望,或不满意,以为我故示玄虚,殊不知我说的是真话。”

正是这些“外行”,使得书法的外延丰厚而绵长;内涵理性而怡悦。他们独到的眼光,敏锐的洞察,参透了很多内行所没有触及的隐蔽之处。与此相反,大多内行,或许是“当局者迷”,或许“只缘身在此山中”,视野总是不够开阔,纯粹的就书法而论书法,话题摇曳不开,也升腾不起。久而久之,他们的言论只是一味地重复前人,让人索然无味,以至于阅读后引不起求知者的半点触动。当然这些内行还不是指那些浅尝辄止的所谓名家,沽名钓誉之人亦非所指之列。即便是对书法有颇深研究的专家——真正的内行,也很难不落窠臼。张旭、邬彤、怀素、颜真卿可谓货真价实的大家了吧,他们在一起论述的“孤蓬自振”、“惊沙坐飞”、“惊蛇入草”、“坼壁之路”等等,令人耳熟能详,但现在看来也难免沦为陈词滥调了,即是再不知疲倦地咀嚼上千万遍,也仅仅是技法层面的阐释,难出新意。当然这些言论也能启迪书者对笔法奥妙的领悟,但仅此而已。正因为此,这些言论常常被熟视无睹而束之高阁了。历史大家尚且如此,当代的内行则不言而喻了。

所以,书法一艺,需要有更多有见识的外行参与其中。有时外行的能量却远胜内行,使人感叹不已。

回顾一个熟知的故事。汉高祖刘邦领兵打仗实则是个外行,不仅仅本领不如“兴汉三杰”(张良、萧何、韩信),而且还“好酒及色”,早在当亭长时,“廷中吏无所不狎侮”,简直就是地痞流氓。而项羽却是“力拔山,气盖世”的豪杰,是个十足的内行。但是,最终,项羽惨败于刘邦。

    因此,外行的份量不可低估,因为它远胜于滥竽充数的诸多内行。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