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传法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山东莒南人,在读博士。中国书协会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忻州师范学院书法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日 记  

2009-04-11 20:25:24|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今日起,准备写写日记了。一方面重新捡起多年前的习惯,顺便练练笔;再者写写每日心情,记记生活感受,以调适纷繁芜杂的想法,平静急功近利的心态。不为千秋之想,只想做个有点出息的平常人。——题记

 

今日下午,又去拜访了陈巨锁先生。这是第三次去了,上次是3月7号,带去了我两幅作品,向先生请教。先生于书法绘画的高深造诣,自不待言,但留给我深刻印象的还是他的谦逊与恭敬。每次在提出建议后,总是谦和地说,一家之言,不一定适合,仅可借鉴。在送我的书的扉页上赫然写着“传法先生教正”的字样,作为后学,我哪里敢当,尽管我知道这只是表示礼节的一种外在形式,但先生真诚的神态却让我惶惶然。每次从先生家出来,他必定送至门口,并双手自然垂在身体两侧,两脚并立,面含笑意,稍鞠躬点头。面对先生那虔诚的神态,突然使我想起在哪本书里读到的一种文人形象,是遗世绝俗的林和靖吗?还是在石头上弹出泠泠琴声的陈献章呢?一下子使我置身于飘然物外的境界。然而一声“慢走”,又让我感受到了先生的真切与实在。

先生是隐居在这座小城的真书家。

 

上午,去市实验小学考外语。是为职称。几个考点皆是人满为患,看来还是庸庸碌碌这居多。两个小时不知觉过去,不知结果如何?英语还是要认真对待,奈何?为了理想。

 

 

2009-3-30

 

精心准备了一周的册页作品,在让陈先生题了签后,总算告一段落。上完课,就乘火车去太原。买了几本书后,于下午2点半到省书协,工作人员田丽非常热情,是一位很有涵养的人,她一直在忙碌着。作品不少,但良莠不齐。

无法预想的作品的结果,入展没问题,能否获奖,就看我的造化了,因为作品已成,接下来那就是所谓评委的艺术水准与个人喜好了,不可估量。且不去管它。相信徐渭的感叹:“高书不入俗眼,入俗眼者为必高书。然此言只可与知者道,难于俗人言也”。

陈巨锁先生让我交给韩清波秘书长的书——《隐堂琐记》,因他不在,我便让田丽转交。短信与韩说明,他表示了感谢。

出书协后,又去古籍书店买了两本书。后与孙存锦一行一同乘便车回忻州。

 

 

2009-4-1

 

今天是愚人节。已很久没有被人愚弄的经历了,更无兴致去愚弄别人。由于悠长岁月的涤荡,烂漫的童心早已淡去,留下的只是世故的油盐柴米,和对功名的些许欲望。

9岁的儿子放学回家,高兴地对我说:“明天不用上学了喽,清明我们放了8天假。”我自然信以为真,再过三天即是清明节了,因为我们学校放假5天,小学生比我们多休几天,也实属正常。但还是觉得新奇,不由得问:“为什么放这么长时间?”见我问得如此认真,不够老道的儿子即可哈哈大笑起来:“祝爸爸节日快乐!”

“什么节日?”

“今天是愚人节啊”!

我被儿子愚弄了!

但没怎么懊恼,更没像以往一样对儿子怒目而视。反而觉得欣欣然,不知觉心里升腾起融融暖意来。为儿子无邪的不带一丝烟火气的“欺骗”,给平淡索然的生活激起了一层涟漪;

也给自己不断向外追逐名利的心境以适时地敲打。

或许生活本该如此,在一粥一饭的琐屑里,生出惬意;在亦庄亦谐的言语里,忘却自我。

而想象中的若干欲望,只是一程走过而无须回头的风景,从此相忘于心灵深处。

 

 

2009-4-2

 

书写技法是书写经验长期积累的结果,再富有独创精神的现代艺术家,也不过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增损而异,完全独立发展出一套书写技巧是不可能的。——《书写与观照》

西班牙诗人洛尔迦说:“艺术并非爱好,而是死亡的召唤。”

一件好的传统风格作品必须让我们感觉到传统中核心的东西,同时又让我们感到传统中没有的东西。——《理想与批评》

读邱振中的言论,总能引起一些触动,引起诸多思考。 不像他人的东西,半天读不到零星的启示,老生常谈的话题,皆被人咀嚼了百遍,自然生不出新意来。一章节甚至一本书翻过,使人觉得除耗费了时间外,便不再有其他收获。而大多书法史、论方面的论述皆逃离不了如此尴尬境地。

 

 

              2009-4-3

 

俗人做俗事。开办书法班的想法一直萦绕脑际。

我自身非常清楚此举的意图,但读书人的清高还不想使自己轻易地落入俗套,于是总想找一个冠冕的理由来搪塞:教学相长。这样做或许逼迫自己更多的写字、更多的思考。心安理得后,才能坐下来与友人商量开办书法班的具体操作事宜。

路边小店,与李玉福、焦如意二兄边小酌边叙谈,闲散惬意。即便是不为利来不为利往,能有闲情逸致,畅叙友情,已怡然自足了。

小饮之后,飘飘欲仙,何计其他,早已忘却了自己是一凡夫俗子了……

 

 

2009-4-4

 

    今日清明。

三十年前的今天,是天塌的日子。母亲即是在三十年前的今日离我而去的。

那时还是一孩童,不明白母亲的离去意味着什么,但当时的景象还清晰地残存在记忆中。

清明前几日,我同家人站在离家仅数步之遥的村口的菜园里,迎接着母亲。母亲是被父亲、叔和几个亲戚,用类似担架的东西,从十几里外的公社医院抬着回来的。四个踯躅的身影,漫过泛青的河堤,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渐渐地看清了大人们凝重的表情,身边一大群亲戚谁都不说话,我模糊地意识到了母亲的境况。

此时母亲已处于昏迷状态,医生好像没了办法,只能抬回家,等待上天的恩惠。接下的日子里,母亲躺在三间茅屋的正房里,看起来安详泰然,其实已没有了意识。白天有亲戚邻居的照看,夜里有父亲和老爷轮流守护着。姨母及母亲的同伴总是上前轻声呼唤着,试图叫醒母亲,或者希望看到母亲的点滴反映,却总是徒劳……(未完)

每年的这个时节,我总是想起母亲,尽管从没在清明这个本应祭奠前人的节日里,到母亲的坟前跪拜,可是清晰的片段记忆总在头脑中过往。不知从何时起,习惯了下意识的掐算母亲离世的年轮,18、19……30年,似乎是在转瞬之间,母亲已离我三十年了。

时间的久远,母亲的样子变得越发模糊,何况她未留下一张照片。也许是因为穷,母亲舍不得花那份钱。可她未曾想到,由于这不必要的节省,却隔断了儿子追想母亲思路,仅靠幼时铭刻心底的若干景象,努力使之衔接起来,最终无法把这种衔接变得真实,母亲的样子依然模糊。

史铁生的《我与地坛》,每每读过,让人潸然。字里行间那悠悠的情,真真的意,堆积起了对母亲的真切感怀,使人情思难禁,感同身受。有时一个人,静静地听上阎维文的一曲《母亲》,伴着沁人心脾的触痛,让泪水肆意流淌。母爱宽厚!

母亲没来得及给我那么多的爱,甚至没能多看上我一眼,就匆匆与我们作别,在我心里依然装着浓浓的母爱,一路前行。

今日又清明。远在他乡的儿子,再一次,跪拜母亲。

 

2009-4-9

 

与《书法报》编辑李金豹可谓稔熟。与其多有书信来往,只是未曾谋面。电话联系几次,皆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今天还是第一次电话交流,让人心胸豁然。交流中,除了编辑与作者之间的那种谦逊与客气外,更多的让人感受到彼此心照不宣的真诚与信任。

暇闲时写了三副作品,想参加书法报社的书坛新秀的海选,因为与李兄熟识,便寄给了他。李兄倒是坦诚,告知我,海选有一定难度,要经过多个人的几次筛选!我想,李兄大概误解我的意思了。我丝毫没有让他美言的用意,只是让他转交,不至于出现丢失等类似的事情。我深知,书法报是靠作品说话的。当然李兄的疑问不无道理,尽管我俩之间交流不断,那只是就书稿而言,对我的书法作品李兄还是很陌生的。退一步说,即使不能成功,让李兄见见作品,说说缺点,指指不足,未尝不是更高层次的收获。

现在想来,三件作品中,仅有册页还让人满意,大幅草书写过后挂了几天,也未见大的漏洞。但看其照片,就让人怅然若失,其中纤弱的用笔,不忍卒读。隶书更有凑数之嫌。也罢,结果不再重要。惟与李兄的坦诚对话让人温暖。

 

2009-4-10

 

今夜翻阅两书:其一《简帛古书宇学术源流》,作者李零,是北大中文系教授。此书为课稿,语言朴实,较口语化,读起来朗朗上口,当然学术性自然蕴含其中,这就是做学问的高明之处。看来北大教授货真价实,不像我们这些三类高校中所谓的教授,徒有虚名耳。

其二是美国学者巫鸿著的《武梁祠——中国古代画像艺术的思想史》。感触一:外国学者的严谨的治学态度、翔实的资料考证、严密的逻辑论证,让人叹服,真可谓“观天下书未遍,不得妄下雌黄”。感触二:由点及面,有对一“武梁祠”的研究,演及到汉代艺术史学史的建构,不是把目光仅仅限于研究个体,而是长远目光,建立一全球艺术史的观念,把在中国地区所生成的艺术历程放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来观照,开拓了研究的大视野。

此两书,还需慢慢读。

 

2009-4-13

 

这两天杂事太多,特别是那些与教学关系不大,却又不得不去做的表面文章,繁杂的让人生厌。开会、考试、填表,无休无止,时间就这样耗费了。大多数人是不想这样荒废的,无奈,这是一些人的职责,也是他们的饭碗,且不去管他。

 

下午收到发自贵阳的包裹,是姚伊老师寄我的。是邓见宽先生编撰的关于姚华的书,共7本,其中两本是新出的由陈叔通题鉴的《茫夫颍拓》(贵州人民出版社),这本书是邓见宽先生去世之前刚刚出版的,也算了却的邓先生的一桩心愿。书印刷较精美,拓片搜集也齐全,是研究颍拓的绝好资料。我的那篇关于姚茫父颍拓的文章,也可据此稍作调整和润色,定会增色不少。

另外五本,与明天寄与《中国书法》的主编李刚田先生,以谢提携之美意,当然更多的是因敬重其平和的人品与严谨的学术。后再把一本《茫父颍拓》赠送与陈巨锁先生,以答谢陈先生对于我的赠书及专业上的指点。

当然也感谢姚伊老师,近八十高龄了,还不辞辛苦的为我寄书,并且毫不计较因为我的失误而少寄的一百元书费(我寄去400元,而7本书的价格是530元,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当时我是在姚伊老师让我寄300元的基础,有多加了100,却仍然不够)。有时间我会补寄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